les拉帮姐派网

搜索
热搜: 帅T 点歌
Echo22
发表于: 2016-3-21 12:13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我们不知道何时一个人会出现在你的生活里,
也不知道对方会何时离开,一点儿征兆也没有
2.png
终于有一天她走到了我的面前
当四目相对的时候,
我们都知道,这不是相遇,
是归来。
《我的她》



  “分手吧。”我说。吴安躺在我的身边。一时间我们相顾无言。

  “你从不让我碰你。”半晌,他说,“交往了半年,我们甚至连接吻都没有过。”

   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   他叹了口气:“方米,你爱过我吗?”

   我笑了:“这种问题不是女生问的吗?”

   吴安沉默片刻,起身穿衣。

   临走前,他说:“我爱你,但是我真的忍受不了等待。”

   他说:“再见。”

   真的是很长的夜啊。吴安走后,我又在床上躺了很久。隐约听到窗外传来几声闷雷。似乎是要下雨的样子。也不知道他到家了没。

   吴安是我的男朋友,准确地说,就在几个小时前,他成了我的前任男友。晚上下班时,他接我回家,我叫他上楼坐坐,休息会儿再走。于是他进了我家,和我喝茶聊了会天。

   突然他问道:“方米,为什么你从不让我碰你?”

   我尴尬地回答:“哪有,我们不是也牵过手,拥抱过吗?”

   他说:“可是哪有情侣交往了半年还没有接过吻的。”

   我没有说话。

   在他失落地起身准备离开时,我问道:“你想要我吗?”

   他傻了:“你说什么?”

   我的目光移向别处。

   “我们做爱吧。”


   吴安把我抱到床上。他颤抖着手解开我的衣服。而我连他的眼睛都不敢看。他深吸一口气,俯下身想要亲吻我,我下意识地把头转了过去。

  吴安一下子僵住了。片刻,他叹气,将头埋在我的肩窝。

  我闭上眼睛。眼前浮现出一个人影。她背对着我,长发及腰。恍惚间,我看到她转过身来。嘴角上扬的弧度依旧。

“分手吧。”我说。



  和钟依青第一次见面,是记忆中我最狼狈的时候,那时我在被围殴。我们学校操场主席台的后面有一块很大的空地,一般很少有人会来。我被同班的张素素和几个不认识的女生硬拉到空地,张素素狠狠地推了我一把。

  “说,你和毛羽什么关系。”

   我从小就被爸妈管得很严,与人没什么交际。性格上有些懦弱和胆怯。我从未见过这仗势,被张素素吓得磕磕巴巴。自然她问什么我都实话实说。

   我说:“毛……毛羽是谁?”

   张素素身后几个我不认识的女生全都噗嗤笑了。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。

   “你不认识?”她瞪着我,咬牙切齿,“那他还说他喜欢你?”

   我快急哭了:“可是我真的不认识他……”

   “啪”的一声,我只记得眼前张素素怒气冲冲的脸和耳边刮过的一阵风,紧接着便感觉到了脸上火烧火燎的疼,张素素说的什么我没有听清,声音像是隔着鼓一样。其他人见张素素动手了,便一哄而上把我推倒在地拳脚相加。

  不知道是谁掏出几盒粉笔,她们把粉笔全都倒在地上踩碎,然后捧起碎末从我的头顶洒下。耳畔传来笑声,我被呛得不行,挣扎着想逃离,却被人按住动弹不得。有人拿出手机给我拍照,咔擦咔擦的声音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与屈辱。

  “喂!你们干什么呢!”忽然,一个清亮的声音突兀地响起,带着些许的怒气。我仰起头,泪眼朦胧中看到一个身穿校服的女生向这里走来。很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这一幕,这个人。她及腰的长发,微微上挑的眼角,食指第二关节左侧那颗淡淡的痣,还有她一字一句的停顿和语气音调。

  “走吧走吧,是我们班的班长钟依青。”张素素见是个惹不起的主,立马拉上她的同伙开溜。

   钟依青看她们溜走,不屑地哼了一声,加快脚步走到我的身边扶起我:“你没事吧?”

   我看看她,干干净净。再看看自己,满身的尘土泥泞和粉笔灰,有种被人看光的耻辱感。钟依青有些尴尬地挠挠头,不知该如何安慰,只好把我抱住,拍拍后背。

   我吸吸鼻子,在她怀里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  这就是我们的初次相遇。彼时我只是学校里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姑娘,顶着学生头,穿着淹没在人群中的蓝白校服,学习中等偏上,属于时常被人忽略的透明人。也不知我到底哪点被隔壁班的班草相中了,才引来了这场风波。

   钟依青是我们班的班长,学习不错,做事雷厉风行干脆利落,长得又好看,老师们都相当喜欢她,有什么竞选班干部、三好学生之类的好事都有她的名额。像这种人,每个班级总有那么一两个,并且这种人获得的评价都差不多。两种极端,要不被人敬佩,要不招人嫉恨。而我在班上并没有什么地位和分量,因此我并不常常议论他人。你看到我时,我总是一个人坐在那儿看书。

  没想到经过这件事,我和钟依青竟然成了好朋友。其实被她救了后,我确实很感激她,然而并没有和她成为朋友的意思,因为我觉得被别人看到自己那副样子是件很丢人的事。可是钟依青总是三天两头地来找我。不不不,三天两头还是小意思,准确地说,只要她有空,只要老师没找她,一下课她就溜到我身边找我说话,放学路上也会偶遇,甚至连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间也没被落下。

  不过说实话,这样的她并没有引起我的反感。我不善于与人交际,没什么朋友。她不是第一个向我示好的人,却一直在坚持。慢慢的我也开始愿意与她攀谈。

  发现自己对她的感觉不一样是在一堂体育课上。跑了两圈操场后,老师不耐烦地宣布解散。我看着他屁颠屁颠地跑到一个女体育老师的身边。大家作鸟兽散。说真的,我很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懒散的老师会来教体育,听说他还是北体毕业的。不过解散嘛,换谁都挺开心。钟依青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,用手肘碰碰我:“喂,想什么呢。”

  我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钟依青特别自主自觉地牵起我的手:“走,去双杠那边玩玩。”

  我们来到双杠旁。钟依青笑嘻嘻地说:“上去试试啊。”说着就把我推到中间。

  我皱皱眉头:“我的力气很小……”

  “哎呀,我会在旁边接住你的。别怕。”

  校园中的双杠一般不会有多高,学生们都很乐意玩。尤其是女生,经常几个人一起坐在上面聊着八卦。只不过我没有试过。

  于是我决心一试。我深吸一口,挺胸收腹,一使力就撑了起来,再一侧身,坐了上去。

  钟依青在下面看着我:“哈哈,挺厉害嘛。”

  我很开心自己完成了一个一直想尝试的项目,再加上有钟依青的陪伴。一时之间我竟有种人生美满了的错觉,谁知突然重心不稳,手没把住栏杆,我身子前倾倒向地面。

  说时迟那时快,钟依青一个健步冲到我跟前接住了我。我们俩一起摔到了地上。尘土飞扬。

  我吃力从她身上爬起来,她发出一声闷哼,大概是扭到了左手腕,只用右手撑着坐了起来。我凑近她想看看她的手腕,手刚伸到一半却停了下来。

  因为我突然意识我们离得很近,我甚至还坐在她的身上。

  不知为什么,我有些不知所措。我第一次和钟依青靠得这么近。我看着她,她的眼睛明澈而透亮,眼角微微上挑,鼻梁高挺,和我说话时总是带着笑容。她低下头看自己的手腕,长发从肩上滑落,轻轻扫过我悬在半空的手,痒痒的,我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。

  “对对对对不起!”我手忙脚乱地站了起来。心脏剧烈地跳动着,嗵嗵,嗵嗵,像不停撞在墙上。比老师上课点名还紧张。

   钟依青好像没有发现我的异常,这堂体育课便以我扶着她去医务室作为终结。幸运的是,她的手腕并没无大碍。

   我猜测我的这种反应称之为心动。小时候,我看到隔壁的小哥哥总会不由自主地害羞,只要他一和我说话我就会捂着脸逃走,后来哥哥去外地上大学了。于是我的这段初恋无疾而终。现在,我的这种害羞又在钟依青身上重现了。下课她来找我说话,我都装作在学习的样子,对她爱答不理;中午去食堂吃饭我故意坐在角落让她找不到;放学后我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书包离开学校。

   我害怕被她发现我的感情,害怕被她说不正常。然而我更害怕喜欢女生的自己。可是每次回头看到钟依青满世界寻找我的样子,我的心情又会有着小小的欢快。

   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。现在想来,也许在你真正地爱上一个人之前,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也可以是同性恋。

   雨天是一种特别有气氛的天气。我和钟依青的最后一次见面也是发生在雨天。在此之后的五年内,我都没有再见过她。

   夏天的雷阵雨总是来得没有预兆。我走在放学的路上,瓢泼的雨,就这么兜头盖脸地下了下来。我的家离学校有段距离,就算跑着回去浑身也湿透了。没办法,只好去离得最近的咖啡馆躲雨。

   我点了一杯热饮,刚在椅子上坐下,就听见身后一个人说:“方米?”

   熟悉的嗓音,我动作僵硬着转过身,果然是钟依青。她看是我,表情显得格外惊喜:“好巧,你也在这躲雨?”

  她走过来坐在我的对面,发梢上还有零星水珠。

 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点点头。

  外面的雨势很大。咖啡馆里放着优雅缓慢的音乐,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匆忙跑进来躲雨,雨水在他们的伞上滑落下来。

  “最近你好像在躲着我。”钟依青突然开口说。我没想到她会主动挑起这个话题,一下愣住了。

  我双手环握住温暖的杯子,低着头不敢看她:“我没有啊……”

  “不要说谎好吗,方米。”她说,“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  我抬起头。她注视着我。我听到来自我皮肤底下心脏的叩击声。我深吸一口气,像个主意坚定的狩猎者,对着心爱的那头小鹿,直直的举起枪。我从未想到自己会这样的勇敢。

  “钟依青。”我说,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  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凝滞。

  “你能体会那种喜欢吗?不是朋友,是爱人的那种。”

  “最初和你在一起时,只是单纯地仰慕你。我真的很佩服你,从不妥协,果决明快。从来都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不像我,胆小懦弱,不敢承担,只会逆来顺受。我真的很想成为你那样的人。”

   “后来,不知道从什么开始,我常常忍不住偷看你,直视你的眼睛成了一件困难的事,我总是莫名其妙地想起你,想起你的笑,你的声音……”我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,“我躲着你,遮遮掩掩,是不想让你知道我的这份感情,我怕你厌恶我,离开我……”

   我抬手擦擦脸颊,有眼泪流了下来。我带着鼻音问她:“你能接受一个女生吗,钟依青?”

   她开口,嗓音有些干涩:“我……”

   “你先别说,明天告诉我。”我打断她,站起身背上书包,“你让我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   说完转身快步离开,不顾她在后面叫了好几遍我的名字。

   雨还是没有停。到家后,身上湿透了。

   尽管我早已做好心理准备,索性豁出去了,大不了被骂变态或是不再理我。然而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彻底。

   在我用我这辈子所有的勇气告白之后的第二天,钟依青出国了。

   她什么都没跟我说。什么都没告诉我。她的座位空空荡荡,几个月后,那里的背影换成了一个新转学来的男生。衣衫单薄,栗色的头发有点自然卷。

  我没什么感觉。真的。听到消息时也只是惊讶了一下,说了句“不会吧”,便继续看我的书,做我的题。

  真的,我说真的。

  只是在她走后,我好像得了病,一想起她,就觉得自己像一张破了洞的旧帆布,时不时有冷风呼呼地吹过,吹得我又疼又冷。



   窗外传来几声闷雷,没过多久便听到屋檐上噼里啪啦雨点砸下的声音。夏天的雨永远都是这样急躁。我拿起身边的手机。

   都九点多了,我是躺了多久。

   我费劲地从床上坐起来,想去厨房拿点吃的。途经客厅时,门铃却突然响了。

   叮咚叮咚,听上去急促而焦急。

   客厅的灯没开,光线昏暗。外面下着雨,“啪——”的一个炸雷吓得我一哆嗦。

   这么晚了。谁会来我家?

   叮咚叮咚,铃声依旧锲而不舍。

   我走到门口,凑到猫眼前。门外是个穿着臃肿雨衣的人,低着头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。

   我打开门。

   门外的人抬起头。天空划过一道闪电,楼道里被外面的光照亮,而后又归于黑暗。

   她的眼睛明澈透亮,眼角微微上挑,鼻梁高挺,和我说话时总是带着笑容。

   她扬起嘴角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  我们不知道何时一个人会出现在你的生活里,也不知道对方会何时离开,一点儿征兆也没有。

   终于有一天她走到了我的面前,当四目相对的时候,我们都知道,这不是相遇,是归来。


跳转到指定楼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主题 215 | 回复: 2993

手机版

轻松易点,迅速到家!

官方微信

扫描二维码,即刻与小易亲密互动,还有劲爆优惠等你来拿!

订阅QQ邮件

第一手促销资讯,尊享邮件特惠商品,优惠不错过!

触屏版|小黑屋|删帖流程|关于我们|  

GMT+8, 2019-5-24 01:49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les拉帮姐派网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( 蜀ICP备15000809号-1 )

QQ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